一键“呼叫”各路网红,这款装逼利器让你与卡戴珊畅聊人生。

FlexTime能让用户“变成”名人们的朋友。它能从直播节目或Instagram库中搜索过去一年上传的视频片段,然后拟合出一种类似FaceTime的呼叫界面。这些视频片段只是基础的屏幕录像,FlexTime能播放出与正常FaceTime呼叫类似的画面,用户也可以与视频中的名人进行互动。

最初这只是布鲁克林创意机构MSCHF的一个构想。决策人员Daniel Greenberg告诉外媒,自己的团队意识到FaceTime对这一代孩子的重要性后,这个项目就得到了飞速的发展。

“千禧一代都是在发文字。而我这个年代的人,以及比我年轻的人,都在使用FaceTime。我们在布鲁克林的一家酒吧里试过FlexTime,并假装我是著名歌手Post Malone的好友,吧里的人都信了。” Greenberg说道,他指出我们这一代人正在被年轻人们取代。

与之相应的现象就是,25岁以下的年轻人都更喜欢用FaceTime来呼叫朋友,而不是用短信息。相比之下,笔者27岁,我也正在教自己的母亲发文字短信,这样我就可以避免一些过于冗长的语音。

视频呼叫的兴起,也标志两代人之间隐约的代沟,同时Z世代音乐家、影响者和名人们对待Instagram和Snapchat等应用的方式也会对此带来巨大的影响。Post Malone和新生代说唱歌手Lil Peep也会时常在Instagram上开个直播与粉丝们互动,而不是在博客上发一串文字和几张照片。前者更加新鲜和真实,而后者更加传统。

年轻一代也更喜欢“面对面”地和朋友交谈,现在他们也可以用这种方式和自己喜欢的明星互动,FlexTime就是这样诞生的。

普通人可以通过这款应用创建一个视频逗逗朋友,影响者们也从中看到了商机。KushPapi、Milan Mirabella、Tydus Talbott、Bryce Hall和Joey Birlem这五位Instagram和YouTube上的影响者正在FlexTime合作创建个人的登录页面,粉丝们可以通过它创建独有的FaceTime对话。

这五位影响者在各大平台上的关注者或订阅者的数量都超过了1000万。活跃、具有互动性的粉丝群是他们事业的基础,FlexTime也是一种创建“准社交”关系的途径。Greenberg告诉外媒,“某些名人和影响者也发现了这种功能的巨大价值”,同时他的团队将会和上文提到的影响者“在下周测试这些功能的具体效果”。

相关推荐

网友评论(0)